加密资产交易所正沦为“超级赌场”

这个6月,王启东又“出彩”了。

在北京某家高档酒店的客房里,大概十六七人如众星捧月般簇拥在他周围,并投去了拥戴与崇敬的目光。

王启东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嘴里不时吐出烟圈,可神气了。

记得上一次见他,还是去年9月份的事。当时,他是OKEx“离奇宕机”事件的坚定维权者之一。

“在币圈混,但凡有资源,一定要开交易所。”王启东再次说出业内的这句至理名言。其实,类似的话早已被李笑来、宝二爷等大佬说烂了。

他告诉核财经APP,自2010年以2万元起家,在股市几经沉浮,最困难时借钱还信用卡。2016年底入场币圈后,手里的币曾在2017年下半年翻了百倍之多。不过,进入2018年后,在OKEx吃尽了苦头。今年,卧薪尝胆的他终于“参透天机”,决心“组局”创办自己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这次进京,王启东本着“凝聚韭菜共识,壮大革命队伍”的想法,将尚在襁褓中的交易所进行了小范围推广。

“在加密数字货币的世界里,你筋斗云翻的再好,也逃不出交易所的五指山。”他援引阿基米德的一句名言,“给我一根杠杆,我能撬起整个地球”,并表示,交易所就是撬动财富自由的那根杠杆。

从一枚韭菜到“一方诸侯”,王启东一扫去年的亏损阴霾,欲登顶币圈食物链顶峰——“数字货币交易所”。

交易所是博傻“赌场”

去年,NChain首席科学家Craig Wright曾发推文表示,加密数字货币市场不是交易所,而是赌场,数字货币交易者就是赌博玩家。

如此说来,王启东是个嗜赌的韭菜。

据他透露,在股市和币市赚钱后,还不忘去赌城玩玩。

赌博,“久赌必输”是定律,王启东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他表示,曾在澳门赌场里,一小时就把上百万元输得一干二净。

“每次去澳门,都希望自己是那个‘分子’,但后来都活成了‘分母’,财富自由的美好愿望一次又一次地落空了。”他认为,被割韭菜与智商无关,只与贪婪有关。

最近币市行情不错,为很多币圈投资者注入了一剂兴奋剂。

不过,这一次王启东并没有选择重仓杀入,而是准备换个赛道试试。因为,他意识到,交易所跟赌场很像,庄家和赌徒永远是不平等的。

在王启东看来,交易所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从概率学角度来讲,一旦韭菜充值进入交易所,胜利的天秤就已经倾斜。另外,仅上币费、手续费就能让交易所赚的盆满钵满。“赌场有用不完的筹码,交易所有‘花不完’的币,而炒币者手里的资金有限,大多数人的终局一定是玩完后忍痛离场。”他说。

与王启东相较,从传统金融领域换道数字货币市场的市值管理专家华敏是位不折不扣的高手,目前掌管着30多个项目和数家交易所的市值管理,可谓是“职业庄家”。

她说,“用户在提币之前,他的所有交易只是账户上‘数字的交易’。一般交易所都会用一个大型的冷钱包或多个冷钱包来处置用户的币,再用一个小的热钱包应付每天的提币和转币。所以,只要你的币在交易所不动,账面上所有的钱暂时都是一个数字而已。”

话音至此,已然很透彻了。投资者所谓的浮盈,只要没有变现都不是真正的财富,而亏损套牢,损失的却是真金白银。

在王启东两个小时的“侃天说地”里,基本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赌场筹码管理相当于交易所币池、玩百家乐相当于交易数据、筹码变现相当于交易所结算……其结果是,数字货币交易所集赌场的筹码管理、庄、荷官、保安等众多角色于一身。

所以,他认为,无论数字货币如何涨跌起伏,交易所都能旱涝保收。

而每个踏入币圈的人,都抱着“富贵险中求”的心态,祈祷自己不会被割。一位不愿具名的玩家直言称,币圈是一个很昂贵的博傻游戏,博的就是赚大钱的几率。

这不由得让核财经APP想到,今年5月4日,在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再度谈及比特币时,坚称比特币是一种赌博工具,其中有很多欺诈现象。

一棵“韭菜”的逆袭

聊起创办交易所,王启东满脸兴奋,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他表示,现在币圈对“I‘X’O”情有独钟,从最早的ICO,到后来出现的IMO、ITO、IBO、STO、IEO,最近又新出现了“ILO”。“在没有监管的币市,交易所是个连赌场都不如的市场。”他的这句话,着实让核财经APP吃了一惊。

在他看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所谓的这些“新模式”都是“耍流氓”。

不仅如此,王启东还坚定地表示,他要以创办交易所实现“愤怒韭菜”的逆袭。

而把这棵“愤怒韭菜”逼上梁山的归因是,数字货币交易所几乎掌握着韭菜和项目方的“生杀大权”。

去年9月5日18:00,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出现暴跌,在这紧要关头,OKEx出现了很多BUG。据他回忆,不仅OKEx APP闪退,而且网站也无法正常登陆。更蹊跷的是,客服也联系不到。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爆仓短信却束手无策。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曾指控称,OKEx存在定点爆仓、宕机、机器人交易等违规操作。

而某项目方商务总监Liebrey亦向核财经APP诉苦,ICO火热时,三大交易所的上币费一度上涨至数百万美元之巨。一部分踏实做事的项目方为了上大交易所,只能“倾家荡产”。在Liebrey眼里,这是活生生的“逼良为娼”。

“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权利太大了。”新加坡区块链资深研究者吴波对此感触颇深。他半开玩笑地说,“打败BSV的不是BCH,而是币安。”

他认为,数字货币交易所相当于把股市的交易所、公募基金、民间配资、券商、证监会等的活全都干了,“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王启东仔细思量后认为,“这是属于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时代”。要想在币圈捞钱,就要削尖了脑袋在交易所生态里分一杯羹。

宝二爷曾经号召有资金的团队或投资人都去开交易所。他的眼里,在币圈混“没有交易所,就没话语权”。据加密货币数据分析网站CoinMarketCap6月2日显示,目前尚有交易所18731家。

“我也要‘耍流氓’。”王启东宣称,再也不想做任人宰割的倒霉韭菜了。

不过,王启东的经历在华敏眼里都是“小菜”。“在股市, 2015年从牛市起步到疯牛的形成,再到股灾爆发流动性完全丧失,当时有很多人卖掉房子并加杠杆投入股市,结果股票在跌停板买不出去,很多人因此家破人亡。”华敏表示,其实IEO已经很仁慈了,因为你要想卖出去,至少还能卖得出去。

利益暴露人性阴暗面

离开了炒币荆棘路,走上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一“康庄大道”的王启东获得了韭菜们的积极响应。对此,华敏则不以为然。

“现在市面上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不管是集团的,还是机构的,最终都落到了个人身上。”她说,“这与传统交易所有本质区别,虽然现在变成了股份制,但还是国家绝对控股。”

她提醒投资者,要正确看待现今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其实,它等同于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私有化公司,利益是每个人的核心诉求。

“近如币安被盗7074枚比特币,事后赵长鹏表示,会用SAFU基金覆盖被盗损失。一般来讲,覆盖掉被盗的损失,只需要低位补仓后再把币价拉起来就可以对冲掉原来的损失。远则如去年五大项目方联合指责火币HADAX无底线刷币砸盘,然后在低价接回来,最后实现零成本操纵币价。”对此,华敏深谙其道。

“在任何情况下,数字货币交易所只会把自身利益放在首位。”她一脸严肃地说,“这个世界上只要是有钱的地方,都会有‘人性之暗’。”

对交易市场颇有见地的日本CoinFit交易所商务负责人Cypress表示,交易的本质是通过人对交易标的市场价值主观地判断和客观的需求做的价值转换。如果违背了这个金科玉律,必然不会持久。

对于数字货币交易市场来说,监管与资本大鳄是悬在所有人头上的达摩克斯利之剑。从王启动抽身离场来看,似乎任何一点出现异动,都会令全行业如临大敌。

“眼下的币市,如同冲浪一般,稍有不慎就成了被收割的筹码。”相对于王启东,见过大阵仗的华敏有着更加理性的判读。她表示,每个人都应该确立自己投资的“安全边际”,一切超出自身安全边际的投资就是冒险行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系化名)


来源:核财经

  • 添加比特币之家客服进入交流群
  • 扫码进入交流群
  • 声明:所有在本站发表的文章,本站都具有最终编辑权。本站全部作品均系比特币之家原创或来自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产生的纠纷与本站无关。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