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出走,市值缩水超3亿,币圈第一空投币发生了什么?

创始人出走,市值缩水超3亿,币圈第一空投币发生了什么?

创始人出走,币价暴跌,曾经的币圈第一空投币ENU,如今正面临着“倒塌”的危险。

深链财经调查后发现,ENU的危机起因是创始人与超级节点不可调和的矛盾,而矛盾的根源则是治理机制的问题。

“一票三十投,投票不分红”的机制使得超级节点之间形成利益联盟,作为既得利益者,超级节点又很难听从创始人的想法去进行改变,因此陷入了一个“无解”的境地。

事实上,ENU的问题并不是个例,包括EOS在内的很多DPOS链都存在类似的治理上的问题,只不过作为复制EOS源代码发展起来的ENU,遇到了比其他项目更坏的情况。


ENU的危亡时刻

对于ENU(牛油果)来说,当下无疑是最坏的情况。

不久前,ENU创始人AP(Aiden Pearce)在电报群里宣布放弃ENU公链、离开社区。消息传出后,原本就已十分惨淡的币价应声暴跌。非小号数据显示,7月1日当天ENU跌至上线以来的最低点——0.017元。

遥想2018年2月份,ENU横空出世,从创始人身份到项目理念再到代币分发方式,ENU处处都与众不同。

首先,ENU的创始人AP是一个匿名的角色,像中本聪一样,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ENU项目宣布开始也仅仅是AP在bitcointalk发了一个帖子。

其次,ENU的理念也很新奇,致力于打造一个名为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无条件基本收入)的Dapp,这让很多人眼前一亮。

所谓的UBI就是说,一个人,只要你活着,就可以通过UBI获得一份固定的收入,没有任何条件和前提。

在创始人AP看来,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有权公平享有一份资源,但贫困却导致很多人饿死。他想要通过UBI来使得每个人都有一份保障生存的收入。

再次,ENU的代码完全复制EOS的源代码,这使得它能够蹭EOS的热点进入大众视野,也给它之后的麻烦与危机埋下了伏笔。

最有趣的地方在于ENU代币的分发模式。在其他项目方都为融资圈钱而发币时,ENU则选择免费赠送,总量5亿的ENU,除了1亿留给开发团队,其余的4亿都以空投的方式分发。

AP写了一个智能合约,只要转0个ETH到指定的地址,用户就会收到一定数量的ENU。

不过,让AP意想不到的是,4亿代币3天时间就被疯抢一空。这离不开中国加密货币社区的宣传以及撸羊毛大军的关注,当然这也导致90%以上的ENU都被中国人持有。

ENU后来从一文不值上涨到9毛钱,不少撸羊毛的人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总之,因为以上的这些特点,ENU被冠以“币圈第一空投币”、“穷人版的EOS”等多个称号,甚至有人认为,这个抄袭EOS的项目,甚至有可能成为EOS最大的竞争对手。

不过,回顾近一年的币价可以发现,ENU从最高点0.9元一路下跌,到目前为止跌幅达到97%,从市值上来看,此前最高达到5000多万美元的市值,如今也缩水到140多万美元。

如果说此前的下跌是因为熊市低迷行情,那么近一个月,在比特币上涨,行情回暖的情况下,ENU依旧跌去了79%,丝毫没有回暖的迹象。

“ENU当初空投,啥也没有的时候都能卖个4分钱,结果做了一年半,做成这个样子……”有社区成员抱怨道。

币价暴跌,创始人出走,作为一个在2018年引起加密货币社区广泛关注的币种,ENU到底发生了什么?

中国“巨鲸”作恶?

“AP的离开最本质的原因是社区里一个人控制了21个超级节点中的6个,还控制了一大批备用节点。”在接受采访时,PeiLin告诉深链财经。

PeiLin是ENU的节点之一,同样也是ENU创始人AP的支持者。在PeiLin看来,AP的离开是与超级节点矛盾不可调和的结果,而矛头则是一个名为LEX的中国人。

LEX是ENU21个超级节点之一,AP口中的ENU“巨鲸”。

在很多ENU社区成员看来,AP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人,他的追求是去中心化和公平正义,这些从UBI的理念以及代币分发的方式也可以看出。因而,对于AP来说,“巨鲸”是无法被容忍的。

关于“控制6个超级节点”的说法,LEX告诉深链财经,自己和另外5个超级节点只是朋友关系,那些节点并不属于自己,他只是代朋友进行运维,“我们私钥共享,我可以代理他们投票,他们也可以自己投”。

“AP担心我们控制这条链,然后去割韭菜”,LEX告诉深链财经,即使自己完全掌控6个超级节点,所拥有的最大权限也无非是让这6个超级节点同时下线,那么这个时候链就会停止,但与此同时自己的所有资产也会被冻结,无法完成转账等任何操作。

“其实经济模型就决定了我不可能对这条链进行作恶。之前有人一直在强调说我是一个会作恶的超级节点,我觉得这个很难理解,我自己的资产抵押在上面,我怎么可能做自己恶呢?”

另外,LEX表示自己根本不是所谓的“巨鲸”,自己和朋友的币加起来也就500多万,社区里持有500万以上代币的人大有人在,“要掌握对ENU整条链的决定权,起码要控制15个以上的超级节点,持币的门槛在1000万以上,所以,自己根本不足以控制这条链。”

在PeiLin看来,EUN社区的投票率很低,虽然LEX只有几百万个ENU,但他完全可以通过用几百万个ENU给多个节点投票,让这些节点都进入前21名。

PeiLin告诉深链财经,AP尝试过用“一票一投且投票有奖励”的方式来激励普通持币者投票,同时限制超级节点的互投。不过这方法并没有得到超级节点的支持,“大多数节点为了眼前利益,不愿意执行这个方案”。

“AP说如果LEX的节点继续保持的话,他就选择退出”,PeiLin表示自己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曾跟LEX私下沟通了很久,但是LEX就是不愿意取消他的节点,“他不取消,那就说明他不愿意配合AP,很可能就是为了故意逼AP走”。

对于“撤销超级节点”的建议,LEX表示,AP并没有提出取消超级节点的要求,只是PeiLin觉得只有取消了这6个超级节点AP才会满意。但是一旦6个超级节点都取消后,ENU网络不稳定的风险将会加大。

另外,在LEX看来,代码即法律,AP已经选择了DPOS这种机制,一年后又拿“超级节点影响去中心化”来说事,有些不可思议。

“AP当初选择fork EOS源代码,用EOS这种DPOS共识,其实应该会了解到这条链肯定会存在这样的问题,大户之间互相投票,然后稳固自己在前21的地位,这个问题是无可避免的。”LEX告诉深链财经。

创始人情绪影响市场

AP指责LEX控制了太多节点,而在LEX看来,作为创始人和项目的主导者,AP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并没有开发什么东西出来。

2018年2月份ENU项目启动,5、6月份ERC20代币的兑换成主网的代币,在LEX看来,ENU主网在技术上是没有任何更新的,完全是fork EOS的代码,只是在一些名称上做了改变。

“按照整个开发计划,2019年3月份要发布UBI,但今年3月份大家并没有看到UBI,而是拿出了一个UBI demo一样的东西,这个demo我们测试了一下发现并没有太大的开发量。”

对于LEX的说法,PeiLin并不认可。PeiLin称,作为项目创始人,AP想要做很多事情来改变ENU,但超级节点们并不配合他,“EOS都升级到1.8了,ENU的节点很多都不活跃,甚至反对AP,ENU还处于一个很低级的版本,AP想实现一些功能很难”。

对于AP没有开发出什么东西的说法,PeiLin认为这是一种故意带节奏的行为,“事实上AP确实开发出了UBI的测试版以及一个链上的交易所”。

因为UBI,LEX一直认为AP是一个正直、为所有人考虑的人,“他想让公平正义发生在每个人身上”。不过最近发生的事,却让他觉得AP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人。

“最近一个月,ENU从最高点一毛五跌到现在的一分五的样子,跌了差不多90%,其实主要是创始人情绪在影响市场。”

LEX表示,最近一个月AP做了很多次反复无常的抉择,一会说要离开社区了,一会说会继续干,一会说要接管整个网络,然后第二天又说不接管了。

“就这样反复无常,大概有个五六次的样子,所以整个社区就崩溃掉了,然后币价就一直往下砸,砸到现在这个价格。”

在LEX看来,作为项目的创始人、作为一个理智的成年人,AP不应该这么做。

对于AP的情绪化,PeiLin称之前币价下跌很多人认为是AP砸盘所以跑到电报群每天攻击他,另外,作为项目创始人,AP想要做很多事情来改变ENU,但超级节点们并不配合他。

PeiLin认为,每天面临这些烦心事,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有脾气。对于AP离开ENU,PeiLin表示这并不是AP不顾普通持币者利益的情绪化行为,“因为只要AP还在链上开发,相当于把更多人带进来,继续被那些有阴谋的人榨取利益”。

ENU是EOS最坏的“映射”

在EOS原力的创始人孤矢看来,ENU所面临的这些问题,和EOS一样,从本质上来说是治理机制的问题,最核心和要命的就是——一票三十投,投票不分红。

“所谓一票三十投,是说你有一个币(票)可以投给30个节点,比如你有500万票,我有500万票,咱们互投加起来就有1000万票。只要前30的节点联合起来,后面的人就进不来了。”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此前曾对EOS共识机制及其管理架构进行批判,称大的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合谋,压根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何时发生的问题。

在孤矢看来,一票三十投本身就是会导致节点联盟,直接把EOS给“玩坏”,尽管EOS在其他方面非常完美,Block.One团队开发也很努力。

“这个问题直接导致在EOS里干活的不赚钱,不干活的躺着赚钱。这是很核心的问题,如果系统里是这样一种情况,系统该怎么发展?”

作为主流币种,EOS可以随着大盘涨涨跌跌,但是从日活跃用户数来说,相比去年主网上线时,目前的日活量已经大打折扣。

孤矢称,事实上,BM也想将EOS的“一票三十投”的机制改为“一票一投、投票分红”,但是节点不通过。

和POW不同,DPOS改规则的技术门槛很低,但主要的门槛在社区,规则的更改需要大于三分之二的节点同意才能通过。

“原有的利益联盟就能赚那么多钱,他干嘛去改?这个链上谁说了算?节点说了算,利益联盟垄断了这些节点,他怎么给你改?”

在孤矢看来,超级节点的这种做法是一种更高级别的作恶,而这会杀死EOS。

可以说,ENU今天的危机恰恰是EOS最坏的“映射”,甚至可以说ENU映射的不仅仅是EOS的问题,而是整个DPOS机制的问题。只不过ENU和EOS率先走了“一票三十投,投票不分红”这样的路线,验证了这条路线的错误而已。

孤矢告诉深链财经,EOS原力目前采用的“一票一投,投票分红”机制,不过即使是这样,还是会存在问题。虽然这种机制解决了节点联合作恶的问题,但是单个节点贿选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但是一票三十投必须被优先改掉。”孤矢称。

在孤矢看来,EOS社区大,做的时间长,有足够的底子可以用来败,但ENU社区也才一年,没有那么厚的底子可以败,现在就是生死存亡,如果不想办法,整条链就会死掉,所有的支持者都会受损。

在宣布离开后,AP将此前未映射的ENU ERC20代币、开发者基金等约2.2亿枚ENU转入了enu.savings的多签账户,交还给了社区。

LEX在微博中表示,“至此,ENU的发展模式已从创始人主导转变为社区主导。”

不过,在PeiLin看来,虽然AP离开了,但超级节点们肯定不会放弃这条链,他们可能会在散户把手中的币卖得差不多之时,设法造舆论拉盘来进行收割。

另外,AP转入的2.2亿枚ENU加上此前enu.savings账户里4%的增发储蓄(为了奖励超级节点增发的代币),enu.savings账户目前共有2.46亿代币。

在PeiLin看来,超级节点完全可以通过谎报上币费、雇佣开发人员花费等各种方式贪污手里的两亿多ENU。

对于割韭菜的说法,LEX表示割韭菜是二级市场的行为,任何人都可以去做,与是不是超级节点没有关系。

另外,关于“贪污手里两亿多的ENU”,LEX表示,ENU的超级节点正在执行多签,15个超级节点完成签名后即可执行未映射到主网的1.6亿ERC20代币的销毁。

来源:深链财经

  • 添加交流群请留言备注
  • 扫码进入交流群
  • 声明:所有在本站发表的文章,本站都具有最终编辑权。本站全部作品均系比特币之家原创或来自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产生的纠纷与本站无关。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0 0

    0

    0